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末后事工中國部

china.omegaministryorg.com

 
 
 

日志

 
 

狼人的故事 第一季  

2016-12-31 02:33:12|  分类: 信息分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狼人的故事   第一季
                      
民數記10:35“耶和華阿,求你興起。願你的仇敵四散。願恨你的人從你麵前逃跑。”這節經文用在這個見證裏最合適不過。

2016年大約7月底的時候,事工其中一個小組來了一位姐妹,大約60多歲的姐妹(G 姐妹), 意大利籍的美國人。本身的背景就非常特殊,外租父是天主教背景,外婆是是共濟會背景,家族裏的成員許多從小就涉入極深的邪術和巫術。她年青時候也涉足過撒旦教的姐妹會。到我們當中是來尋求幫助的。

她大概也聽了一些關於我的見證,所以那次的英文小組她就出現了。很快過了一兩個禮拜後,推薦她的牧者就提出說她需要幫助,可不可以約我單獨談話。這樣我稍微跟她聊聊,了解了一下她的情況。但實際上來尋求幫助的不但是她的本人、她同時尋求要我們幫助她的孩子,那這樣子故事就從這個時間段開始展開。

那時候我還比較忙碌於在網絡上服事在中國的大陸教會和台灣的聚會,同時也要服事在加拿大的事工,所以時間上也不是很充裕。 有一天我正在我家的地下室洗衣服,在洗衣服的時候, 一個開放活動的異象,突然間在地下室出現。 我在異象裏看到一匹來自歐洲北部, 靠近北極圈地方白色的狼,體型比其它的狼種都大。那匹狼的頸毛裏麵摻雜著幾絲灰色和黑色的細毛,全身大部分是白色的。由於異象出現在我頭頂的前方,那頭狼在異象裏麵一直盯著我看, 我也不懼怕它,所以我就抬起頭來瞪回它。

之後,我就覺得很奇怪。我說:神啊!又是什麼樣的事情要出現了, 我將要遇見的是什麼事啊? 在洗衣服的過程中,這副異象一直在那裏, 還好它沒從這活動的異象裏走出來。這匹狼從遠方的極地之處奔跑過來的,好像是來自歐洲北部或是高加索地區奔過來的狼。我看著它從極地森林裏竄出來以後就停在雪地上,高山和樹木都在它的身後,然後它雙腳直立一直的盯著看著我。眼珠是橙黃黑色, 眼睛閃爍橙色的光芒。眼神很銳利。



我正在思索,因為我也不是很明白這個異象到底是指事工還是指誰的生命有狀況?這時候我的手機就響了,接下來就是 我之前提到的這位姐妹,我稱她為G姐妹。G姐妹的電話,說她現在遇到了很麻煩的事情,可不可以約一個會麵。那天剛好是星期天的下午,我就約她主日完了以後,大概下午3點多到我的辦公室會麵。我請了一位講英文的弟兄和我同工。 這樣我們就在辦公室和她會麵了。

在去的路上我就問神,異象裏這匹狼是不是關乎她的事情。聖靈給我很肯定的答複,我就知道這件事情跟她有關係。我到了辦公室,她已經喘著粗氣在門口等我了。急急忙忙,來了以後我們就開始禱告。我請她先安靜,不要急著和我分享任何關於這次她是為何事來尋求幫助的。我請她先聽聽聖靈要對我們說什麼話。 結果在禱告裏,聖靈開啟幾件事情:第一件, 我看到一個邪靈,是以邁克。傑克遜的樣子出現的,然後突然轉臉的時候就成為了一匹狼,很特別;第二件,是關於一部電影,好像中文的翻譯是狼人屋或獵人屋,英文單詞叫Wolf Men;第三件,我看見一處醫生的診所,裏麵有一間房間,像是實驗室,裏麵有容器,瓶子,還有一位穿白大褂的白人醫生,那是197X 的事情。然後我跟她分享我的看見和領受,之後她就哭了 。

她開始敘述和分享她的故事,原來她的家族一直遭遇一些詭異的或者是叫超越常人不可理解的事件。她小時候生活在一個大家族裏,從小就涉入邪術和巫術。她外婆是共濟會的成員,也跟撒旦教有關係。祖父的家族是來自意大利西西裏有名的黑手黨背景。在她小的時候,大約是三或四歲的時候, 她已經開始參與邪術和巫術。

她小時候在夜間,常被邪靈或親人帶到撒旦獻祭的場所裏, 看獻祭或參與向撒旦獻祭的事情。她描述了其中一次,在這個場所裏, 他們遞一位嬰孩給她。她記得嬰孩好像是被打暈了或是昏迷的。身體是非常柔軟,還有熱氣。他們就強迫她做一件事情。就把這個嬰孩的兩隻腳綁起來,嬰孩的頭朝下,讓她拿手抓住,然後強迫她把這嬰孩浸到一個裝滿溶液的器皿裏, 也沒有人向她解釋那是什麼溶液。她很害怕,可是她被強迫做這件事情,當她把這嬰孩頭朝下,倒下來放進一處裝有溶液的池子,然後再把那嬰孩從溶液裏拿起來,嬰孩身上的肌肉就已經完全被溶解,隻剩下骨頭和小腳。

她嚇壞了,這是她在那段期間裏和以後拚命想忘記的恐怖記憶。可是她說在撒旦崇拜儀式的祭壇處,仇敵就是用這種方式強迫這些小孩子,恐懼,驚慌,夢魘,害怕,羞恥,死亡的邪靈成功的成群入侵孩童的身體,他們成為撒旦和邪靈可以自由出入的門路。被淩辱,虐待, 強暴是崇拜儀式裏不可缺少的環節。。。。。。她已經哭成淚人,當她分享這些點點滴滴的時候,我裏麵有千百樣的情緒在翻滾,我的胃已經翻江倒海了。哦,我無法再描述下去。無法想象在北美我們自認為安全的國度裏,有這些恐怖的事件正發生在我們的周圍。這些嬰孩在法律上沒有任何身份,在毒販屋子裏的棄嬰,還有那些醫院裏的棄兒,或是私生子,這些在出生或死亡辦過任何登記手續的孩童,都是撒旦鍾愛的對象,對待這些孩童,淩虐他們使得撒旦和邪魔的力量更加強大,於是,透過各種不同的方式施加肉體上的淩虐,讓他們的親人或是邪魔性侵他們, 甚至強迫他們親手參與殘害或殺害對象的全過程,恐懼自然抓住這些孩童,他們也輕易就被鬼附了。

因著她已經成為邪惡組織裏一位有標記的人,永遠會受到邪魔的“細心的看顧”。 她時常感到寂寞,因為自己和其他的小孩不一樣;她常常是感到被排斥,因為她的“畸形“也使學校的孩子不敢接近她。於是她變得非常粗野,她裏麵邪魔的力量讓她變得像一個鬥士般,也學會如何以打架來保護自己。長大以後,G她自然酗酒、吸毒、淩虐,性暴力, 打架, 所有的這些行為,她都參與在其中。這些跟她生存的環境,她的家族背景,都有緊密的關係。

用她的話來說,她生長在混亂的家庭關係裏,她的父親在她出生後就離開了,家裏的關係是扭曲的,她不會被當做人來看待。家裏男性長輩或親戚來到的時候,他們的娛樂就是在房間裏看色情的影片,其中也包括獸與人交合。他們會把自己的太太和妻子在那裏,當場送出去給家裏或外來的客人, 當做性交或娛樂的工具。

在這種極其混亂的家庭裏麵她成長,她落在一個完全被邪靈、邪術控製的環境裏。這不是隻有她一個家庭如此,她周圍的鄰居,社區,和她認識的許多家庭都是如此。她生活的領域,在極其冷酷的氣氛當中,一股盤桓不去的幽暗力量掌控整個社區。魔鬼和邪靈可以自由的在她的家裏行走。也可以在她家的 地板上到處滾來滾去。房間總是不得安寧,發出各種響聲,也有磷火,各種不正常的事件發生。家裏總是充滿了恐懼,懼怕,掌控, 邪術等等。她漸漸長大了,而涉入的邪術和力量越來越更深,她跟我來分享靈覺之後的靈體出竅, 她參與這種由女巫所組成的“姐妹會”的神秘組織,在北美,有些自稱為“靈覺者”。
我查過資料,“姐妹會”在十八世紀末葉由歐洲進入美國。起源可以追溯到歐洲的黑暗時期,最原始的根源是古代埃及和巴比倫的巫師。那些巫師的力量甚大,可以重顯摩西時代臨時埃及境內十大天災中的三種(見出埃及記第七章)。如果人被裏麵的邪魔所控製,最後會喪失所有的愛和憐憫,甚至變成毫無人性的殘酷動物, 引發許多駭人聽聞的暴行。他們的力量確實非常神奇,可以本身沒有接觸到受害的對象,,即使是相隔數千裏之遠,卻可以給對方帶來疾病或死亡。當然是邪魔透過靈魂出體而利用人的靈來做成的。

黃昏太陽下山後,儀式就開始了,地板上燃著幾支圍成圓圈的蠟燭,周圍都裹著黑黑的窗簾到處是是墨漆漆的,人就坐在蠟燭的後麵,燭光在她們周圍投射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影子。她們盤腿而坐,全神貫注地盯著麵前的蠟燭。一直看到自己失去人的意識為止。那漸漸就進入這種催眠術裏,到體內有一股不可言喻的力量正在洶湧著,之後就有人開始平躺在地上,周圍彌漫著令人著迷又恐懼的力量。黑暗的力量迅間掌控那裏。而這種邪術訓練久了就會很快。瞬間有些人就可以進入到靈界裏麵。

她可以在儀式裏,召喚並和沒有肉身的邪魔見麵,與這些邪魔交談和交通。召喚邪魔不過是她的訓練之一,她還可以自由召喚靈界裏的生物出來,從地裏麵來召喚它們。因為得到這種邪術,人的力量就變得很大,所以她說連男人都不敢跟她打架。因為她的力氣極大,可以在肉身和靈界裏能夠勝得過很多強壯的人和強壯的邪靈。

夜間儀式啟動後,在房間裏就會有一股看不見的巨大力量,而在屋子裏的人的裏麵也有一股力量會遙相呼應著,當召喚發出,靈界的生物聽到,屋內會被一陣類似燃燒的硫磺惡臭所充滿, 那麼這些靈界的生物顯現出來,靈界的生物通常以不同動物的形象來出現,有些是狼,有些是熊,有些是飛鳥,有些是豹子,有些是禿鷲,反正各種不同靈界的生物就會從地裏上飛跑過來。然後她們各自就駕馭被呼喚出來生物或形體。這個形體她說是一個真實的形體,我們都以為它隻是一個幻覺或者是靈界裏的某種氣體組成的東西 ,但實際上不是,生物被召喚出來以後,它是一個真實的、有皮毛,有觸摸,有感覺,有呼吸可以和你對話的生物。後來她才知道,其實這些生物是邪魔以肉身的顯現在現實裏。它們並不是友好的,而且是帶有攻擊性的,它們不容易駕馭,除非你裏麵的力量大於它,它才不得不服在你的權柄之下,

她給我舉例,說,比如你喚出來是一頭熊,那它就跟熊的特性,各方麵都是一樣的, 黑黝黝的皮毛就是它的皮膚,也是它的盔甲,可以迅間變得剛硬。當那些極大的生物出現在她麵前的時候,以威脅的眼神怒視著.G. 因著G的邪術,她駕馭這個生物,她會坐到它的上麵,然後那個生物就會在夜間帶她到各處去遊玩,他們會去逛商店,會去逛大街,或者是跑到別人的家裏,或者到遠方的深山老林,無人之地,或者是跑到她們認為是仇敵的家裏麵去搗亂。不要天真地以為,你可以完全控製這些生物,它們真正的主人是撒旦而不是G,在夜間,她用邪術駕馭這個生物,急速飛跑,甚至可以穿越進入靈界,或是穿越空間甚至在地獄裏行走,然後又從一處空間進入到另一處極遙遠的地方去。

我剛才提過,這些邪魔的主人是撒旦而不是G,如果撒旦許可,邪魔也可以進入主人的身體,然後你會經驗到一種前所未有麻痹的痛苦,它是某種既邪惡又腐敗的東西,正在啃蝕著它所附著的靈魂和肉體。如果有些活動,主人不願意參加而卻是撒旦要求的,那這生物就會使G吃了許多的苦頭。

這些生物會把它們的思想直接注入G的腦中,藉此與她溝通。當G用靈體或是憤怒來與它交流時,其實他們彼此是不能真正理解的。慢慢地,假象會消失,原來主仆的關係會倒置,到最後,他們彼此利用,G在屬靈的爭戰中利用邪魔,藉它們增強G的靈體,或利用它們對抗其他人、女巫和教會, 樹立G 在邪魔界的權威;當然邪魔它控製了G,使G所有通住撒但和其他惡魔的門路敞開,好讓它們能夠來去自如,也讓G隨時能與它們連絡。盡管G耗費所有的時間和努力試圖要控製邪魔,但是它卻更能控製G。邪魔完全控製,隨心所欲地使用G的身體。它控製G如何做事,以及如何與人相處——總之它控製了整個生命,之後所品嚐到的就是冰冷,空虛,罪惡、痛苦和受傷害的感覺。

待續....

撰寫: YY.
錄音: TEACHER MING YC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