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末后事工中國部

china.omegaministryorg.com

 
 
 

日志

 
 

狼人的故事 第四季  

2017-03-31 23:18:05|  分类: 云彩见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声明:转摘 请刊登注明出处 「末后事工 www.omegaministryorg.com」 《末后事工》所有文章内容欢迎转载,版权属基督, 请不要对原始内容做任何修改,如有进一步合作需求,请给我们留言,谢谢

续  狼人的故事第三季

(故事的主人翁 G 有三个孩子, A 是双胞胎 女儿,B 是A的双胞胎 弟弟,C 是大儿子)
B 正处在对外界的一切都感到新鲜而好奇的年纪,哪怕只要有风吹过,也要到探到树丛后去看看是否那里藏有小动物,年青而英俊,加上天生的胆大, 好像没有什么他不敢做或不敢行的事情。 在神秘家庭里长大的孩子,什么没有见过呢?他的母亲以为他还年纪小,永远把他当成不懂事的未成年人,可他每次都在撒旦的祭祀里活了下来,他甚至暗中偷偷从事一些交易, 那些非法交易是他的父母都不会去碰的。

家里的气氛总是很糟糕,可是他和他的双胞胎妹妹,还有那位同父异母的大哥关系还不错, 尽管争竞斗殴常有发生,可是毕竟还是一个家庭里长大的弟兄姐妹。有天深夜里,他在附近的小区里参加某项特别的「高层」仪式里,(夜间撒旦的崇拜祭祀仪式)正在举行仪式间,「高层」就要惩戒一位成员,于是命令他身边的狼人追捕这名男子,其他人见这阵势, 都赶快跳开寻找藏身之所,免得狼人误伤自己。 狼人正张牙露齿的快速奔向这男子,男子借助一些障碍物,跳到 B 站立躲藏的地方,B 唯一的方式就是快跑,没想到这男子就紧紧跟在B 的身后跑。尽管使用浑身解数,手持铁管的男子,不是狼人的对手,狼人毫髮未损,反而将那个人撕咬成碎片。最后狼人在 B 的面前越过,后来跳入黑暗中。这狼人一身白毛,只有颈毛处掺杂着几丝灰色和黑色的细毛。B 在躲避中曾和狼人对视了一眼,被狼人那毫无血色冰冷的双眼震摄住了。

从药物里苏醒过来的年轻人回家了,他在犹豫要不要告诉母亲今天晚上的经歷。最后B决定先睡觉。他忘记了自已是如何爬上床的。然而他一觉醒来,要上厕所,已经天亮了,他觉得他应该到隔壁房间滋扰一下他的大哥,他推开了房门,清晨的光从窗户稀稀疏疏的射进来,原来他的哥哥整晚也没有归家,而好像是凌晨刚回来的,因为他的裤子都没有脱,正仰脸斜躺在床上,鼾声正起。他正要去拉他的被单,他突然停住了。 这不是他的哥哥,可是却穿着他哥哥的衣服,这明明是狼人,一身白毛,他打了个冷颤,完全清醒了。B 不敢相信他眼睛看见的事情。他应该怎么办?啓示录十六章 14 节提到,「鬼魔的灵,施行奇事」。

黑暗时代的古老基督教文件曾明确地记载狼人的情况,描述他们是出现在欧洲的人兽, 狼人是其中的一种,他们是被某种会变成人体形状的厉害邪魔所佔据的人类。根据古代撒但教的着述, 崇拜组织里的每个人都非常畏惧和憎恶这些人兽,因为人兽是独行客,100% 被卖给撒但,是公开被撒但用来惩治其它反叛的邪魔或是训诫牠自己的会员的工具。据说子弹都无法射穿他们的盔甲。

他悄悄地离开了房间,几个月的煎熬,他无法守住这个秘密。有一天,B 终于和 母亲G 谈到这个话题。为了得着更多邪魔的能力,尽管家族里有许多在撒旦崇拜仪式里参与吃喝祭品甚至是喝血的行为, 但那最多是失去理智或神志不清而已 (指被邪魔附体的体验)。 但是自己的儿子G 是狼人, 意味着狼人是效忠撒但,而且100%被卖给撒旦这样的事情, 作为母亲,G 是不愿意相信的。除非能看见事实。

机会来了,有一日白天中午,大儿子 C 还在酒精和其它药物的作用下刚刚昏睡。 G 悄悄的推门进来,关于狼人,她其实是有些瞭解的,她站在床旁,亲眼看着儿子的手臂发生了变化,C的手的毛变成了狼毛,白色的毛。这是发生在 30年前的事情,G 回忆这个细节的时候,在她的脸上我仍旧读出一段令人透不过气的恐怖,还有痛苦。那时候没有人向这个家庭传福音,G 那时的绝望我无法想象,一定是想方设法让自己的孩子脱离那个致命的桎梏, 却无计可施。

现在我们知道唯一能够脱离这些辖制是让耶稣基督做他们生命的救主,愿意让耶稣的血洗净他们的罪,否则这种咒诅会一代一代地传下去。耶稣的血是那么有能力,他在十字架上的工作是完全的,那些在撒但控制下的狼人是死的,然而耶稣可以使死人復活,如果愿意的话也可以得救。

好莱坞的电影电视也会描述关于狼人或吸血鬼的故事,在那些电影里,通常非要到月圆之夜这些被邪灵掌控的人才会变成狼人。可实际情况并不如此,这些被邪魔完全使用的人类,如果他们愿意的话,他们在白天,在黑夜都可以成为那个形状。在我明白整件事情的经过以后,我就要求G她去寻找她家族的歷史。她回来告诉我说,她的家族从她的外公那个线追溯上去,他们确实是从欧洲北部迁徙过来的,整个家族带有北欧浓厚背景色彩。那现在我明白神为什么要在异象里让我看到从北方来的那头白色的狼了。

而我更加知道, 事工遇见新领域的争战了。接下来未来的两个月,有些奇怪的事情就发生在我们的周围。首先来谈谈那位和我一同服事 G 的同工 J 。 J 是我属灵孩子里的其中一位,神唿召他是宣教士的职份,他的先知性恩膏极强, 也经歷过大大小小的争战,服事。知道在属灵领域内的争战得胜, 服事同工要具备的条件之一是什么吗?就是合一顺服,特别是在服事当下,要求对对方有极强的信任感,当然神是我们最大的依靠,对于一些极其特别的个案,我的同工常能在关键时刻起到非常大的帮助,他们有时候不是为被服事者祷告,而是在灵里作防守的工作,作守望者的角色。每场战争的胜利,都有极其重要的属灵意义。在某个区域的得胜,会使神带领我们进入新的领域。凡争战过的区域,灵界里都会传遍那曾经打过的仗。有时争战打完后,碰到新领域的释放工作,那附在人里的鬼或邪魔, 会对我们的释放团队咬牙切齿,真实的原因当然是耶稣基督的名字大有能力, 我自己和我的同工曾遇见那些需要被释放的人,邪魔能透过那人的口指出我曾经得胜的战役, 甚至被服事者从来没有见过我。

同工 J 在服事后有一天和我分享说,他遇到奇怪的事情是发生在一次小组团契聚会后,那天晚上聚会完出来, 那是已经 晚上11点,他到聚会场地后面的停车场拿车,这个小组聚会场地停车场背靠树林的小山坡,那是个公园。他说从暗处走出来一只狐狸 (加拿大野生动物有时会出现在行人稀少的马路上),是头长得像狼的一只狐狸 (J 觉得是狐狸),那只狐狸就静静走向他,一点都不怕他,然后面对面的僵持着,瞪着他看。他说这真的不是幻觉,是一只狐狸在他的前面瞪着看他。他在思考如何反应,几分钟后,那只狐狸就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并没有攻击他。然而J在直觉里,就是觉得那只狐狸在对他挑衅,可是他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然后他开车回家。

两天以后J和他的妻子开车经过一个卡车专用停车场,在停车场的时候,有一位卡车司机过来和 J 的太太打招唿,跟她闲聊。等 J 从加油的便利店里出来,往自家车子方向走过去的当下,那个司机突然不见了。有一匹狼就站在他太太的斜对面,他当场就愣住了,因为那只狼咧着嘴,眼睛直鈎鈎的盯着他看, 跟那只狐狸的眼神一模一样。完了以后,狼并没有上来扑咬他,而是转身走了。还好他的四个孩子在车上,并没有下车。自从碰到这两件事情,他一直心里很不安,可是又知道说,只能祷告求问神。所以等到晚上他回家,就在他推开房门的迅间,一个黑影在他家的房间里突然窜出来,然后快速的像狼狗一样在他的房间里面迅速走了一遍,素常的训练提醒他赶快进入灵里来祷告,然后这个黑影不见了。

他约见我分享这些经歷,我们都同意这和G,以及狼人的事情有关,因为同一时间,我也有了一些奇遇。在他发生事情的同时,我经歷了几次奇遇。第一次,是在服事完这位姐妹之后。当我已经瞭解了谁是狼人以后,某天晚上在凌晨大概 4 点多左右,我就睡不着了,然后赶快起来到地下室祷告。由于那天晚上本来休息就比较晚,所以起身的时候,还是晕晕乎乎的。也不想影响到家里的人。于是轻手轻脚的走下楼,灯也没开。就在我走到一楼,我听到外面狂风大作,然后闪电雷鸣,外面正在下暴雨。快到一楼还差几个阶梯,一团不知从哪里来的闪电就在我眼前炸开了,而且这是一个圆形的闪电,浅蓝色的闪电,那啪的一下,就在我家一楼的楼梯口炸开,我吓了一跳。为什么,因为这个闪电速度很快,视觉上牠是突然从外面冲进来,然后就在我眼前一下子炸裂开来,而且是蓝色的闪电。还好没有烧到我。之后,弹到墙壁里就消失了。

我在想说:哇!这个房子的结构也很特别,外面雷鸣闪电的,闪电还可以走到家里来。那时我晕晕的,也没多想,赶紧下楼去祷告吧。继续往我的地下室去,今晚的祷告似乎极其艰难,属灵空气需要很久才突破。这引起了我的警觉,第二天,早上起床后,外面是晴空万里,并没有发觉昨天有下雨,我觉得奇怪,我就询问住在这个区和住在其它区的的弟兄姐妹们。我问他们说:昨天晚上有没有下暴雨啊?你们有没有听到打雷闪电。他们就说:没有啊。昨天天气好的很,风和日丽的,哪里来的大风呢?也没有暴雨、也没有闪电。啊呀!我说:遭了,这是灵界里发生的事情。怎么我耳朵就听的那么清楚呢,而且我还看到窗户外面是有闪电的。我心想,啊!到底什么样属灵的事情可以引发环境这么大的改变。而这件事情刚好就是发生在我的同工 J 看到狼的那天。

这个灵里的经歷在提醒我和我的同工, 我们无意中捲入一场争战里,灵界不受时空的限制,随时狼人都会在我们周围出现,只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现。在他没有得手他的下个目标前,我和 J, G 的处境都在危险里,我们都有可能是他攻击的下一个目标。

那段时间我都比较警醒,可以说非常警醒,每天早上我都要穿戴全副军装,准备作战。而且这些军装要穿戴在灵里,就像哥林多前书15:44的经文提到:「若有血气的身体,也必有灵性的身体。」我们有灵性的身体, 因此军装要穿戴在灵里。避免和邪魔作战而使肉体受到重创。我尽力做圣经教导的一切,包括以弗所书6:17-18 提到的事情:

    「我还有未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牠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上帝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为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所以要拿起上帝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稳了,用真理当作带子束腰,用公义当作护心镜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当作预备走路的鞋穿在脚上。此外又拿着信德当作藤牌,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并戴上救恩的头盔,拿着圣灵的宝剑,就是上帝的道。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并要在此儆醒不倦,为从圣徒祈求。」
我也谨记神的教导,生命必须常常和耶稣基督相连。 每天警醒祷告,可是攻击和争战没有停止,反而变得更加激烈。

我的车子好像是首要被攻击的目标,后面的轮胎都被用长钉扎过,而且都是扎在轮胎的正中间,还好神保守我,都没有在路上爆胎,而是回到家以后我先生就发现我的车子有问题,不是这里出状况,就是那里出状况。我甚至被冤枉我把车开动到建筑工地上,才引发一个月几次车子轮胎被扎, 剎车被更动等的嫌疑。还有两次在十字路口我过马路,明明是红灯,有人竟然故意闯灯要撞击我和我的车。幸好被神的使者及时拦住, 最后在相撞的迅间及时擦边而过,另一次是奇迹般的停住了。还有一次更夸张的是,我在一个餐馆里吃中餐,才吃了几口,神就叫我离开,等我回到家里,我上吐下泻了好几天。

那我就知道说我捲入了一场战争了,但是因着警醒的原故还没有特别严重。常有遇到危险,可是每一次神都巧妙的帮我避过了。我知道天使在我旁边也在防护这件事情。在这段期间,除了偶尔和 J. G交通之外,(可是我发现,他们也在仰仗我能给出答案,我不是什么都解释得出来,答案在神那里, 我仍旧必须保持镇定和安静)。 G 有天晚上和我分享,夜间神让她叫我妈妈,我不介意拥有更多属灵的孩子。可是也意味着更多的连接和责任, 这在灵界里是同样生效的。我无法和任何人分享自己的经歷,也不晓得有谁能瞭解这些经歷。我时常处在紧张的压力下,我在祷告中不得不把这些问题带到天父的面前,向他倾吐我的疑虑和紧张。我知道自己永远无法有足够的智慧和聪明去识破或辨别撒但的诡计,我必须时刻仰赖主的指示,好让我知道我是否正掉入撒但的陷阱。

任何一个从事属灵争战的人,必须准备在一个以上的区域作战。但是请记住,决定如何作战和在哪里作战的并不是你。只有主才能决定这些事情。我们只是让自己准备好,顺着神所选择的方式来使用我们。他是我们的指挥官。我们的目标永远是执行耶稣基督的旨意,把荣耀归给神。

我和牠面对面的机会终究来了。 那是我们事工聚会完后的晚上。我和几位弟兄姐妹们吃完饭以后各自回家了。 那天很晚了,吃完饭已经凌晨1点以后。大约是2:40,为什么我知道这个时间呢,是因为我惊醒后,赶快看一下手机,其实之前我已经完全睡着了。突然间我被惊醒,好像是有人大力摇醒我的。这样我惊醒以后,我发现有一件特别的事情, 就是我醒了,可是我自己的灵却站在了窗口旁边,我的肉身却在床上睡觉,我也懵了?我到底是醒着,还是睡着呢, 还是在梦里?一下子我还没有来得及搞清楚情况,我正在煳里煳涂的时候。我的鼻子,竟然闻到了味道,是一种动物的味道。然后是站在窗口的我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压压的影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我的睡房。

等我的眼睛完全适应黑暗后,一只巨大的动物,整个身躯压在了我的被子上面。我闻到了极其刺鼻的味道,像狗那样子野性的味道,那是一匹狼, 骚臭味道。我看见牠贴近我的脸(我的身体躺在床上)。 牠正在嗅我的鼻孔和我的脸。在黑暗中,我能看见牠的眼睛冷峻犀利,异常漆黑,发亮。牠的皮毛我感觉粗硬,好象猪鬃。牠喘着粗气,还把气喷到我的脸上,奇特的是,我在床上的身体的感官,完全被站在窗口的我的灵感受到,包括气味。
但是这畜生好像很疑惑也很犹豫,牠似乎在寻找我脖子的血管,牠想咬下去,可是对我目前的状况,牠好像无法分辨,牠感觉这人的身上并没有灵,像一具死了的人的景况。当下我的意念里接受到这样的信号的。这匹狼就变的犹豫,非常迷惑。牠并没有发现站在床和窗口之间的我,是因为我被窗帘盖住了?我想是神遮住了敌人的眼睛吧。我看看牠下一步企图要做些什么举动?我看出牠不知道下一步的动作应该怎么做的时候,我决定该轮到我要出手了。「耶和华我的磐石,是应当称颂的。教导我的手争战,教导我的指头打仗。是我慈爱的主、我的山寨、我的高台、我的救主、我的盾牌、是我所投靠的,使我的百姓服在我以下。」(诗一四四1~2)

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开始捆绑牠离开。当我命令发出以后,窗外天使们就飞了进来,然后大光进来。整个灵界迅间发生变化,那畜生被惊吓到了,然后,从墙面穿越而出,就消失了。我从床上坐起来,回味刚才发生的事情,我无法分辨刚才的境况是现实或是在梦里,我是嘭的一下就起来,眼睛就自然睁开,并没有感觉是睡醒的样子。唯一我晓得说,今天晚上可能又要一夜无眠了。那是什么情况下使得仇敌可以明目张胆的进到我的房间,我相信神许可了这件事情,也感谢神保守。为了让我看清楚敌人的状态,品性和牠出击的方式。

我对狼人其实瞭解不多,我只是偶尔有听过服事过的人中,曾经有撒旦教的教徒介绍过狼人在祭奠时候、祭祀的时候牠们的特性。那牠们和蜥蜴人一样是在撒旦周围听候撒旦差遣的,牠们可以随时变化。但是有一条,一旦有谁不听从撒旦的命令,牠们就过去把那些邪灵或人撕碎。牠们最大的特点就是死亡、恐吓、威胁。

接下来我的生活就是一场无情、冷酷的持久战。当我回顾这一段日子时,深深明白主带领我经歷一连串密集训练,由于我对狼人的事不甚瞭解,于是神带领我一步一步地让我更深入瞭解撒但的国度,以及如何与这国度作战。主就在这方面训练我。我瞭解到这段时间我必须要非常警醒。以至于狼人没有机会在我面前出现第二次。我向神寻求神的智慧和策略。我不知道圣灵在这件事情上对我还有别的心意否?然而我知道睡眠对于我来讲变得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我知道每一天晚上我的肌肉、浑身的背筋、韧带都变得僵硬和紧张。我好像很难去放松,尽管我非常想放松, 而且也作许多的祷告。

那个月的英文团契,我参加了,去到团契的时候,看见一匹狼紧紧地跟在我们其中一位新来的姐妹旁边。就在她的旁边有一匹狼,又有一只狐狸。一匹狼就跟在她的旁边恶狠狠想走进来。但是我们正在敬拜,牠们被挡在门外。我晓得为什么这匹狼可以轻易的出现在这位姐妹的身边。我瞭解这姐妹的背景,她原籍是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共和国,来自一个小岛国的棕色人种。这个国家许多地区盛行巫术。她是天主教的背景,有一次她在行巫术的时候被我看见。我们的服事团队想把她輓回来。因此她来到我们当中聚会。各位读者,只要与秘术有一点点皮毛的接触,就足以使我们置身在魔鬼的捆绑之下了。仇敌借着这路径,就可以跟随并伤害或辖制那人。輓回一位偏行己路的人,需要时间,也需要有智慧。她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过了,当她进来的时候,我们当中就有人问候她好。

就在我的眼睛接触她的一瞬间,我看到她的头顶上出现一位身穿白衣的年轻女子的灵体,大约 20多岁,从她头上的位置缓缓升到天上去了。我立刻知道这是一个死人的灵,神在彰显一些发生在她家里的事情。我观察她周围属灵氛围的改变,死亡的气息笼罩她的全身。在这女子的身上,太多的辖制,除了贫穷, 糖尿病的咒诅外,如今多了死亡的气息。聚会才开始不到30分钟,她已经无法坐稳,她想离开,在她离开前,有人提议为她祷告。于是,我们围成一圈为这女子祝福。在祷告当中,圣灵就借着我的口告诉她说:你的女儿已经安息了,而且她被天使接到了天上。我被自己的宣告吓了一跳。我确实是看见一位白衣女子升到了天上,神派天使把她接走, 可是我实际上并不知道这女子是谁。

她就哇哇大哭起来,抱着我不肯松手,其他弟兄姐妹们将她拉开。我的祷告,令她大得安慰, 知道神看顾这件事。这时候我们才知道她的女儿就在这个星期二被谋杀了。(那天的聚会是星期四)。有人潜入她女儿的房间,在半夜的时候,她女儿在睡觉中被咬喉身亡的。警察告知没有嫌疑犯被怀疑,因为行凶者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这件事情跟狼人的特性非常相似,正如圣灵警告我的,狼人在寻找一个目标,就是一个可以谋杀的目标。以至于当牠得着这个满足以后,牠才可能会暂时停止牠的猎杀行动,那我很震惊。因为前后所有我们已知的证据都显明狼人在这个团队里面正在活动。

(未完待续)

撰写: TEACHER MING E.C.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