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末后事工中國部

china.omegaministryorg.com

 
 
 

日志

 
 

狼人的故事 第四季  

2017-04-02 01:32:50|  分类: 云彩见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聲明:轉摘 請刊登注明出處 「末後事工 www.omegaministryorg.com」 《末後事工》所有文章內容歡迎轉載,版權屬基督, 請不要對原始內容做任何修改,如有進一步合作需求,請給我們留言,謝謝續  狼人的故事第三季

(故事的主人翁 G 有三個孩子, A 是雙胞胎 女兒,B 是A的雙胞胎 弟弟,C 是大兒子)
B 正處在對外界的一切都感到新鮮而好奇的年紀,哪怕只要有風吹過,也要到探到樹叢後去看看是否那裡藏有小動物,年青而英俊,加上天生的膽大, 好像沒有什麼他不敢做或不敢行的事情。 在神秘家庭里長大的孩子,什麼沒有見過呢?他的母親以為他還年紀小,永遠把他當成不懂事的未成年人,可他每次都在撒旦的祭祀里活了下來,他甚至暗中偷偷從事一些交易, 那些非法交易是他的父母都不會去碰的。

家裡的氣氛總是很糟糕,可是他和他的雙胞胎妹妹,還有那位同父異母的大哥關係還不錯, 儘管爭競鬥毆常有發生,可是畢竟還是一個家庭里長大的弟兄姐妹。有天深夜裡,他在附近的小區里參加某項特別的「高層」儀式里,(夜間撒旦的崇拜祭祀儀式)正在舉行儀式間,「高層」就要懲戒一位成員,於是命令他身邊的狼人追捕這名男子,其他人見這陣勢, 都趕快跳開尋找藏身之所,免得狼人誤傷自己。 狼人正張牙露齒的快速奔向這男子,男子借助一些障礙物,跳到 B 站立躲藏的地方,B 唯一的方式就是快跑,沒想到這男子就緊緊跟在B 的身後跑。儘管使用渾身解數,手持鐵管的男子,不是狼人的對手,狼人毫髮未損,反而將那個人撕咬成碎片。最後狼人在 B 的面前越過,後來跳入黑暗中。這狼人一身白毛,只有頸毛處摻雜著幾絲灰色和黑色的細毛。B 在躲避中曾和狼人對視了一眼,被狼人那毫無血色冰冷的雙眼震攝住了。



從藥物里蘇醒過來的年輕人回家了,他在猶豫要不要告訴母親今天晚上的經歷。最後B決定先睡覺。他忘記了自已是如何爬上床的。然而他一覺醒來,要上廁所,已經天亮了,他覺得他應該到隔壁房間滋擾一下他的大哥,他推開了房門,清晨的光從窗戶稀稀疏疏的射進來,原來他的哥哥整晚也沒有歸家,而好像是凌晨剛回來的,因為他的褲子都沒有脫,正仰臉斜躺在床上,鼾聲正起。他正要去拉他的被單,他突然停住了。 這不是他的哥哥,可是卻穿著他哥哥的衣服,這明明是狼人,一身白毛,他打了個冷顫,完全清醒了。B 不敢相信他眼睛看見的事情。他應該怎麼辦?啓示錄十六章 14 節提到,「鬼魔的靈,施行奇事」。

黑暗時代的古老基督教文件曾明確地記載狼人的情況,描述他們是出現在歐洲的人獸, 狼人是其中的一種,他們是被某種會變成人體形狀的厲害邪魔所佔據的人類。根據古代撒但教的著述, 崇拜組織里的每個人都非常畏懼和憎惡這些人獸,因為人獸是獨行客,100% 被賣給撒但,是公開被撒但用來懲治其它反叛的邪魔或是訓誡牠自己的會員的工具。據說子彈都無法射穿他們的盔甲。

他悄悄地離開了房間,幾個月的煎熬,他無法守住這個秘密。有一天,B 終於和 母親G 談到這個話題。為了得著更多邪魔的能力,儘管家族里有許多在撒旦崇拜儀式里參與吃喝祭品甚至是喝血的行為, 但那最多是失去理智或神志不清而已 (指被邪魔附體的體驗)。 但是自己的兒子G 是狼人, 意味著狼人是效忠撒但,而且100%被賣給撒旦這樣的事情, 作為母親,G 是不願意相信的。除非能看見事實。

機會來了,有一日白天中午,大兒子 C 還在酒精和其它藥物的作用下剛剛昏睡。 G 悄悄的推門進來,關於狼人,她其實是有些瞭解的,她站在床旁,親眼看著兒子的手臂發生了變化,C的手的毛變成了狼毛,白色的毛。這是發生在 30年前的事情,G 回憶這個細節的時候,在她的臉上我仍舊讀出一段令人透不過氣的恐怖,還有痛苦。那時候沒有人向這個家庭傳福音,G 那時的絕望我無法想象,一定是想方設法讓自己的孩子脫離那個致命的桎梏, 卻無計可施。

現在我們知道唯一能夠脫離這些轄制是讓耶穌基督做他們生命的救主,願意讓耶穌的血洗淨他們的罪,否則這種咒詛會一代一代地傳下去。耶穌的血是那麼有能力,他在十字架上的工作是完全的,那些在撒但控制下的狼人是死的,然而耶穌可以使死人復活,如果願意的話也可以得救。

好萊塢的電影電視也會描述關於狼人或吸血鬼的故事,在那些電影里,通常非要到月圓之夜這些被邪靈掌控的人才會變成狼人。可實際情況並不如此,這些被邪魔完全使用的人類,如果他們願意的話,他們在白天,在黑夜都可以成為那個形狀。在我明白整件事情的經過以後,我就要求G她去尋找她家族的歷史。她回來告訴我說,她的家族從她的外公那個線追溯上去,他們確實是從歐洲北部遷徙過來的,整個家族帶有北歐濃厚背景色彩。那現在我明白神為什麼要在異象里讓我看到從北方來的那頭白色的狼了。

而我更加知道, 事工遇見新領域的爭戰了。接下來未來的兩個月,有些奇怪的事情就發生在我們的周圍。首先來談談那位和我一同服事 G 的同工 J 。 J 是我屬靈孩子里的其中一位,神呼召他是宣教士的職份,他的先知性恩膏極強, 也經歷過大大小小的爭戰,服事。知道在屬靈領域內的爭戰得勝, 服事同工要具備的條件之一是什麼嗎?就是合一順服,特別是在服事當下,要求對對方有極強的信任感,當然神是我們最大的依靠,對於一些極其特別的個案,我的同工常能在關鍵時刻起到非常大的幫助,他們有時候不是為被服事者禱告,而是在靈里作防守的工作,作守望者的角色。每場戰爭的勝利,都有極其重要的屬靈意義。在某個區域的得勝,會使神帶領我們進入新的領域。凡爭戰過的區域,靈界里都會傳遍那曾經打過的仗。有時爭戰打完後,碰到新領域的釋放工作,那附在人里的鬼或邪魔, 會對我們的釋放團隊咬牙切齒,真實的原因當然是耶穌基督的名字大有能力, 我自己和我的同工曾遇見那些需要被釋放的人,邪魔能透過那人的口指出我曾經得勝的戰役, 甚至被服事者從來沒有見過我。

同工 J 在服事後有一天和我分享說,他遇到奇怪的事情是發生在一次小組團契聚會後,那天晚上聚會完出來, 那是已經 晚上11點,他到聚會場地後面的停車場拿車,這個小組聚會場地停車場背靠樹林的小山坡,那是個公園。他說從暗處走出來一隻狐狸 (加拿大野生動物有時會出現在行人稀少的馬路上),是頭長得像狼的一隻狐狸 (J 覺得是狐狸),那只狐狸就靜靜走向他,一點都不怕他,然後面對面的僵持著,瞪著他看。他說這真的不是幻覺,是一隻狐狸在他的前面瞪著看他。他在思考如何反應,幾分鐘後,那只狐狸就大搖大擺的離開了,並沒有攻擊他。然而J在直覺里,就是覺得那只狐狸在對他挑釁,可是他不明白是什麼意思,然後他開車回家。

兩天以後J和他的妻子開車經過一個卡車專用停車場,在停車場的時候,有一位卡車司機過來和 J 的太太打招呼,跟她閒聊。等 J 從加油的便利店裡出來,往自家車子方向走過去的當下,那個司機突然不見了。有一匹狼就站在他太太的斜對面,他當場就愣住了,因為那只狼咧著嘴,眼睛直鈎鈎的盯著他看, 跟那只狐狸的眼神一模一樣。完了以後,狼並沒有上來撲咬他,而是轉身走了。還好他的四個孩子在車上,並沒有下車。自從碰到這兩件事情,他一直心裡很不安,可是又知道說,只能禱告求問神。所以等到晚上他回家,就在他推開房門的迅間,一個黑影在他家的房間里突然竄出來,然後快速的像狼狗一樣在他的房間裡面迅速走了一遍,素常的訓練提醒他趕快進入靈里來禱告,然後這個黑影不見了。

他約見我分享這些經歷,我們都同意這和G,以及狼人的事情有關,因為同一時間,我也有了一些奇遇。在他發生事情的同時,我經歷了幾次奇遇。第一次,是在服事完這位姐妹之後。當我已經瞭解了誰是狼人以後,某天晚上在凌晨大概 4 點多左右,我就睡不著了,然後趕快起來到地下室禱告。由於那天晚上本來休息就比較晚,所以起身的時候,還是暈暈乎乎的。也不想影響到家裡的人。於是輕手輕腳的走下樓,燈也沒開。就在我走到一樓,我聽到外面狂風大作,然後閃電雷鳴,外面正在下暴雨。快到一樓還差幾個階梯,一團不知從哪裡來的閃電就在我眼前炸開了,而且這是一個圓形的閃電,淺藍色的閃電,那啪的一下,就在我家一樓的樓梯口炸開,我嚇了一跳。為什麼,因為這個閃電速度很快,視覺上牠是突然從外面衝進來,然後就在我眼前一下子炸裂開來,而且是藍色的閃電。還好沒有燒到我。之後,彈到牆壁里就消失了。

我在想說:哇!這個房子的結構也很特別,外面雷鳴閃電的,閃電還可以走到家裡來。那時我暈暈的,也沒多想,趕緊下樓去禱告吧。繼續往我的地下室去,今晚的禱告似乎極其艱難,屬靈空氣需要很久才突破。這引起了我的警覺,第二天,早上起床後,外面是晴空萬里,並沒有發覺昨天有下雨,我覺得奇怪,我就詢問住在這個區和住在其它區的的弟兄姐妹們。我問他們說:昨天晚上有沒有下暴雨啊?你們有沒有聽到打雷閃電。他們就說:沒有啊。昨天天氣好的很,風和日麗的,哪裡來的大風呢?也沒有暴雨、也沒有閃電。啊呀!我說:遭了,這是靈界里發生的事情。怎麼我耳朵就聽的那麼清楚呢,而且我還看到窗戶外面是有閃電的。我心想,啊!到底什麼樣屬靈的事情可以引發環境這麼大的改變。而這件事情剛好就是發生在我的同工 J 看到狼的那天。

這個靈里的經歷在提醒我和我的同工, 我們無意中捲入一場爭戰里,靈界不受時空的限制,隨時狼人都會在我們周圍出現,只是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出現。在他沒有得手他的下個目標前,我和 J, G 的處境都在危險里,我們都有可能是他攻擊的下一個目標。

那段時間我都比較警醒,可以說非常警醒,每天早上我都要穿戴全副軍裝,準備作戰。而且這些軍裝要穿戴在靈里,就像哥林多前書15:44的經文提到:「若有血氣的身體,也必有靈性的身體。」我們有靈性的身體, 因此軍裝要穿戴在靈里。避免和邪魔作戰而使肉體受到重創。我盡力做聖經教導的一切,包括以弗所書6:17-18 提到的事情:

    「我還有未了的話,你們要靠著主,倚賴牠的大能大力,作剛強的人。要穿戴上帝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因為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所以要拿起上帝所賜的全副軍裝,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穩了,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當作預備走路的鞋穿在腳上。此外又拿著信德當作藤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並戴上救恩的頭盔,拿著聖靈的寶劍,就是上帝的道。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儆醒不倦,為從聖徒祈求。」
我也謹記神的教導,生命必須常常和耶穌基督相連。 每天警醒禱告,可是攻擊和爭戰沒有停止,反而變得更加激烈。

我的車子好像是首要被攻擊的目標,後面的輪胎都被用長釘扎過,而且都是扎在輪胎的正中間,還好神保守我,都沒有在路上爆胎,而是回到家以後我先生就發現我的車子有問題,不是這裡出狀況,就是那裡出狀況。我甚至被冤枉我把車開動到建築工地上,才引發一個月幾次車子輪胎被扎, 剎車被更動等的嫌疑。還有兩次在十字路口我過馬路,明明是紅燈,有人竟然故意闖燈要撞擊我和我的車。幸好被神的使者及時攔住, 最後在相撞的迅間及時擦邊而過,另一次是奇跡般的停住了。還有一次更誇張的是,我在一個餐館裡吃中餐,才吃了幾口,神就叫我離開,等我回到家裡,我上吐下瀉了好幾天。

那我就知道說我捲入了一場戰爭了,但是因著警醒的原故還沒有特別嚴重。常有遇到危險,可是每一次神都巧妙的幫我避過了。我知道天使在我旁邊也在防護這件事情。在這段期間,除了偶爾和 J. G交通之外,(可是我發現,他們也在仰仗我能給出答案,我不是什麼都解釋得出來,答案在神那裡, 我仍舊必須保持鎮定和安靜)。 G 有天晚上和我分享,夜間神讓她叫我媽媽,我不介意擁有更多屬靈的孩子。可是也意味著更多的連接和責任, 這在靈界里是同樣生效的。我無法和任何人分享自己的經歷,也不曉得有誰能瞭解這些經歷。我時常處在緊張的壓力下,我在禱告中不得不把這些問題帶到天父的面前,向他傾吐我的疑慮和緊張。我知道自己永遠無法有足夠的智慧和聰明去識破或辨別撒但的詭計,我必須時刻仰賴主的指示,好讓我知道我是否正掉入撒但的陷阱。

任何一個從事屬靈爭戰的人,必須準備在一個以上的區域作戰。但是請記住,決定如何作戰和在哪裡作戰的並不是你。只有主才能決定這些事情。我們只是讓自己準備好,順著神所選擇的方式來使用我們。他是我們的指揮官。我們的目標永遠是執行耶穌基督的旨意,把榮耀歸給神。

我和牠面對面的機會終究來了。 那是我們事工聚會完後的晚上。我和幾位弟兄姐妹們吃完飯以後各自回家了。 那天很晚了,吃完飯已經凌晨1點以後。大約是2:40,為什麼我知道這個時間呢,是因為我驚醒後,趕快看一下手機,其實之前我已經完全睡著了。突然間我被驚醒,好像是有人大力搖醒我的。這樣我驚醒以後,我發現有一件特別的事情, 就是我醒了,可是我自己的靈卻站在了窗口旁邊,我的肉身卻在床上睡覺,我也懵了?我到底是醒著,還是睡著呢, 還是在夢里?一下子我還沒有來得及搞清楚情況,我正在糊裡糊塗的時候。我的鼻子,竟然聞到了味道,是一種動物的味道。然後是站在窗口的我看到一個巨大的黑壓壓的影子, 不知道什麼時候進入我的睡房。

等我的眼睛完全適應黑暗後,一隻巨大的動物,整個身軀壓在了我的被子上面。我聞到了極其刺鼻的味道,像狗那樣子野性的味道,那是一匹狼, 騷臭味道。我看見牠貼近我的臉(我的身體躺在床上)。 牠正在嗅我的鼻孔和我的臉。在黑暗中,我能看見牠的眼睛冷峻犀利,異常漆黑,發亮。牠的皮毛我感覺粗硬,好象豬鬃。牠喘著粗氣,還把氣噴到我的臉上,奇特的是,我在床上的身體的感官,完全被站在窗口的我的靈感受到,包括氣味。
但是這畜生好像很疑惑也很猶豫,牠似乎在尋找我脖子的血管,牠想咬下去,可是對我目前的狀況,牠好像無法分辨,牠感覺這人的身上並沒有靈,像一具死了的人的景況。當下我的意念里接受到這樣的信號的。這匹狼就變的猶豫,非常迷惑。牠並沒有發現站在床和窗口之間的我,是因為我被窗簾蓋住了?我想是神遮住了敵人的眼睛吧。我看看牠下一步企圖要做些什麼舉動?我看出牠不知道下一步的動作應該怎麼做的時候,我決定該輪到我要出手了。「耶和華我的磐石,是應當稱頌的。教導我的手爭戰,教導我的指頭打仗。是我慈愛的主、我的山寨、我的高台、我的救主、我的盾牌、是我所投靠的,使我的百姓服在我以下。」(詩一四四1~2)

我奉耶穌基督的名開始捆綁牠離開。當我命令發出以後,窗外天使們就飛了進來,然後大光進來。整個靈界迅間發生變化,那畜生被驚嚇到了,然後,從牆面穿越而出,就消失了。我從床上坐起來,回味剛才發生的事情,我無法分辨剛才的境況是現實或是在夢里,我是嘭的一下就起來,眼睛就自然睜開,並沒有感覺是睡醒的樣子。唯一我曉得說,今天晚上可能又要一夜無眠了。那是什麼情況下使得仇敵可以明目張膽的進到我的房間,我相信神許可了這件事情,也感謝神保守。為了讓我看清楚敵人的狀態,品性和牠出擊的方式。

我對狼人其實瞭解不多,我只是偶爾有聽過服事過的人中,曾經有撒旦教的教徒介紹過狼人在祭奠時候、祭祀的時候牠們的特性。那牠們和蜥蜴人一樣是在撒旦周圍聽候撒旦差遣的,牠們可以隨時變化。但是有一條,一旦有誰不聽從撒旦的命令,牠們就過去把那些邪靈或人撕碎。牠們最大的特點就是死亡、恐嚇、威脅。

接下來我的生活就是一場無情、冷酷的持久戰。當我回顧這一段日子時,深深明白主帶領我經歷一連串密集訓練,由於我對狼人的事不甚瞭解,於是神帶領我一步一步地讓我更深入瞭解撒但的國度,以及如何與這國度作戰。主就在這方面訓練我。我瞭解到這段時間我必須要非常警醒。以至於狼人沒有機會在我面前出現第二次。我向神尋求神的智慧和策略。我不知道聖靈在這件事情上對我還有別的心意否?然而我知道睡眠對於我來講變得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我知道每一天晚上我的肌肉、渾身的背筋、韌帶都變得僵硬和緊張。我好像很難去放鬆,儘管我非常想放鬆, 而且也作許多的禱告。

那個月的英文團契,我參加了,去到團契的時候,看見一匹狼緊緊地跟在我們其中一位新來的姐妹旁邊。就在她的旁邊有一匹狼,又有一隻狐狸。一匹狼就跟在她的旁邊惡狠狠想走進來。但是我們正在敬拜,牠們被擋在門外。我曉得為什麼這匹狼可以輕易的出現在這位姐妹的身邊。我瞭解這姐妹的背景,她原籍是特立尼達和多巴哥共和國,來自一個小島國的棕色人種。這個國家許多地區盛行巫術。她是天主教的背景,有一次她在行巫術的時候被我看見。我們的服事團隊想把她輓回來。因此她來到我們當中聚會。各位讀者,只要與秘術有一點點皮毛的接觸,就足以使我們置身在魔鬼的捆綁之下了。仇敵借著這路徑,就可以跟隨並傷害或轄制那人。輓回一位偏行己路的人,需要時間,也需要有智慧。她已經許久沒有出現過了,當她進來的時候,我們當中就有人問候她好。

就在我的眼睛接觸她的一瞬間,我看到她的頭頂上出現一位身穿白衣的年輕女子的靈體,大約 20多歲,從她頭上的位置緩緩升到天上去了。我立刻知道這是一個死人的靈,神在彰顯一些發生在她家裡的事情。我觀察她周圍屬靈氛圍的改變,死亡的氣息籠罩她的全身。在這女子的身上,太多的轄制,除了貧窮, 糖尿病的咒詛外,如今多了死亡的氣息。聚會才開始不到30分鐘,她已經無法坐穩,她想離開,在她離開前,有人提議為她禱告。於是,我們圍成一圈為這女子祝福。在禱告當中,聖靈就借著我的口告訴她說:你的女兒已經安息了,而且她被天使接到了天上。我被自己的宣告嚇了一跳。我確實是看見一位白衣女子升到了天上,神派天使把她接走, 可是我實際上並不知道這女子是誰。

她就哇哇大哭起來,抱著我不肯鬆手,其他弟兄姐妹們將她拉開。我的禱告,令她大得安慰, 知道神看顧這件事。這時候我們才知道她的女兒就在這個星期二被謀殺了。(那天的聚會是星期四)。有人潛入她女兒的房間,在半夜的時候,她女兒在睡覺中被咬喉身亡的。警察告知沒有嫌疑犯被懷疑,因為行凶者沒有留下任何痕跡。這件事情跟狼人的特性非常相似,正如聖靈警告我的,狼人在尋找一個目標,就是一個可以謀殺的目標。以至於當牠得著這個滿足以後,牠才可能會暫時停止牠的獵殺行動,那我很震驚。因為前後所有我們已知的證據都顯明狼人在這個團隊裡面正在活動。

(未完待續)

撰寫: TEACHER MING E.C.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